•  

     

    漫天星光沿途散播/长路尽处有灯火
    剩低你剩低我
                                                         
                                     --AT17

    你知道么。艳阳下杨絮漫天飞舞,有时会让人恍惚是否又是一场不合时宜的雪
    立夏刚过,气温终于渐渐趋向于稳定的温暖
    换上白色T恤和浅色的背带牛仔裤,棕色的圆头T字复古鞋有一种妥贴的安心
    留了将近两年的长发被剪到只刚好到锁骨的长度,尾端微卷,懊恼的同时却又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剪掉分叉,失去水分的枯黄发尾,只留下最好的部分,然后重新出发

    晚饭后的空闲时光,给指甲涂上了适合夏天的果绿色
    日照不休,橙红色的阳光自敞开的窗帘外倾泻而下,细碎如光点铺就的海
    近日来沉迷于米涅特.沃尔特斯的悬疑世界,不可自拔。
    仍记得第一次读她的作品时还在上高一。从图书馆借来的侦探小说已经被翻的有些破旧,蓝色的与主题不甚搭调的抽象画作封面,是她的成名作《冰屋》。一个又一个的谜团,总在仿佛找到出口时又拐入下一个通道,而出口永远超出你的思想能抵达的范围
    米涅特永远能给你惊喜,看似结束却又引得你不断猜想而后不寒而栗的结尾

    五一假期后的这个星期颓废而又懒惰。
    勤奋的因子从每一个毛孔里迅速的蒸发然后消失不见,徒留下无所事事的茫然和不知所措
    和R跑去人大西门吃馕坑肉的那个晚上,忘记了天上的星星是否明亮,却清楚的记得那种真实得近乎奢侈的快乐
    微风拂面,夜色下的街道被昏黄的路灯和川流不息的人群涂抹出一幅平凡却又温暖的画面
    两个人就那样并肩坐着大快朵颐,纸袋子里烤羊排的香味就是幸福的味道,那样简单

    嘿,如果你在5月7号的万泉河路上看见一个坐在路边台阶上肆无忌惮地吃着烤肉的姑娘,请你不要见怪
    她只是有些贪吃,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品尝那份幸福

    写于2010年5月9日 旧博客

  • 如果你在图书馆三楼的自习室里,看到一个抱着零食罐一边写卷子一边吃个不停的女生,那一定是我
    近来常常焦躁不安,大概是原于20几天后就要到来的专四,习题越垒越厚,遍布的笔记和红笔勾出的错题就像是满心的疲惫和伤疤
    好在痊愈不久的肠胃炎似乎使胃口大开,也算是一种福音吧

    距离上一次更新博客,似乎已是很遥远的从前了
    上星期和雅一起吃烤肉的时候,还提起了自己在上一篇里信誓旦旦,说是懒人回归,很快就要更新了。这个很快,却是差不多三个月
    不免惭愧。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像是患上了一种病,对某些事情变得无力去坚持,懒得去努力
    就好比同样久未更新的校内状态和相册,还有寒假里终日的蜗居在家里不常出门
    博客,摄影,与朋友的相聚,都曾经是自己无比喜爱并且愿意付出努力的事情,却突然像是失去了继续前进的动力和坚持
    于是灵感难寻,热情不再,人际关系突然陷入一团混乱。不是不努力地想要去克服和恢复,却收效甚微,于是更加疲惫
    我知道问题就在自己身上
    虽然究竟是为什么,根源在哪,我仍然迷茫并且找不到答案
    可是从今天终于克服惰性写下这新年里第一篇文开始,我知道,也请你们一定相信,我会痊愈,不是回到过去的那个自己,而是变得更好

    这个城市的气温终于有了缓慢上升的趋势。漫长的寒冬以及即将真正到来的短暂春天
    风里仍然带着寒意,只是不再刺骨。耀眼的阳光区别于小岛的灼热,灿烂中团着无法忽视的暖意
    为了找能订做固元膏的同仁堂而经历了漫长跋涉的午后,寒风和烈日下好几次我都想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迈开步子
    可是我看到了你回过头来等我的样子,因为担心而皱着的眉,伸过来牵着我的手
    在这个大的像迷宫的城市,徒步穿越一条又一条街,绕过仿佛没有尽头的各种建筑,再苦再累,我不再是一个人
    你不知道,你是我没有放弃依然找下去不停步的理由,是上帝赐予我的珍贵礼物

    休息时翻看的杂志里,儒艮离开了它们曾经长期生存的广西合蒲县,不知所踪。而任时光流逝,那里的乡亲和志愿者们依然努力地改善环境,杜绝污染,等待着他们的美人鱼归来。因为他们相信,它们总会回来。
    而我在这里,等待着曾经消失在我世界里的幸福。努力地变得勇敢,不再害怕伤害。因为我也相信,它一定会回来。

    写于2010年3月28日 旧博客